小程序&&公众号
资讯首页 二手资讯 商业动态 人物专访 国内楼市 优惠活动 看房日记 工程进度 新房资讯 本地楼市 租房资讯 楼市焦点 政策法规

亿利王文彪:绿了沙漠,黄了地产

2020-10-30 09:06:23 作者:马鞍山房产网 来源:https://www.masf.cn 点击 评论

亿利集团董事长 王文彪

 乐居财经 林振兴 发自内蒙古

  在茫茫沙漠长出财富?听起来是一句笑谈,但却是在大漠边缘出生的王文彪的梦想。

  凭借在沙漠产业的长期耕耘,治沙32年,被外界称为“沙漠疯子”的王文彪,让濒临破产的小盐厂华丽变身为总资产达1000多亿元的亿利集团,30年累计创造生态财富5000多亿元。

  王文彪自己也曾开玩笑道,“白了头发,绿了沙漠”“我们做的事情在旁人看来很‘土’,但它造福群众。我开玩笑说,我们算得上‘绿色首富’。”

  这位“沙漠愚公”不仅沉醉于沙产业,还有一个隐秘的地产王国,开发了40余个项目,累计开发面积超1000万平方米。但转眼间,亿利地产板块“金威建设”成了“老赖”,王文彪也被戴上了“限高”帽子。

  沙漠生“金”

  1988年,在杭锦旗政府办任副科级秘书的28岁王文彪,只身来到了库布其沙漠腹地、被当地人俗称为“盐海子”的哈拉芒奈湖,以竞标承包的方式,当上了杭锦旗盐场的厂长。这个盐厂就是亿利集团(全称“亿利资源集团有限公司”)的前身。

  彼时,厂子已多年亏损,濒临破产,还受到流动沙丘的威胁,随时可能因被沙漠掩埋而停产。王文彪并没有选择坐以待毙,上任后下达的第一个厂长令就是“治沙”,并从每吨盐的利润中截留5元用于治沙、种树、修路。

  环境稳定,厂子才能谈得上发展。1995年,在改革的浪潮中,杭锦旗盐厂转制为亿利化工建材集团,踏上了新的创业之路。此后,亿利通过购并重组方式扩大规模,走上了集团化道路。

  1999年,亿利成立了内蒙古亿利科技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后更名为亿利能源,现为亿利洁能),并于2000年登陆上交所,代码600277。

  如果说,防沙治沙的初衷是为了解决亿利集团在发展中遇到的实际困难;那么在治沙的过程中,王文彪又为亿利找到了新的发展方向——沙产业。其中,发展房地产,正是亿利向沙漠要商业价值的突破口之一。

  正是在王文彪为亿利洁能上市敲锣的那一年,地产板块“金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金威建设”)也破土而出,由亿利资源集团工会联合会、重庆华盈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内蒙古金威路桥有限公司和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持股。

  转眼至今,股东阵营发生了多轮变更,目前金威建设由亿利资源集团有限公司100%控股,王文彪为最终受益人,持股35.93%。

  官网显示,经过二十年发展,金威建设开发了天津亿利国际生态岛、亿利华彩城等40余个项目,累计开发面积超1000万平方米。

  但是金威建设旗下很多项目的质量却不敢恭维,去年3月,有业主在平台上举报“亿利金威房地产开发的颐湖居是烂尾楼,质量严重不合格”。此外,福建第一危楼“宁德亿利城”也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

  另外还有业主在“领导留言板”上点名,宁德亿利金威投资有限公司所开发的位于宁德市东侨区金马南路亿利城小区,由于开发商偷工减料违法建设,交房两年后出现了诸如钢筋老化、承重柱断裂、墙体中空爆裂、楼面渗水等质量问题,严重影响1500多户业主正常居住使用。

 陷入“失信”漩涡 

  2020年,呼和浩特首次土拍结果出炉,8宗土地成交,其中2宗零售商业用地被呼和浩特市亿居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呼市亿居房地产”)与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内蒙古呼和浩特销售分公司竞得。

  一方面,大手笔拿地;另一方面,短短5个月后,金威建设就找来帮手“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入股呼市亿居房地产,二者分别持股51%和49%。

  由于亿利房地产板块未上市,外界也无法窥探其财务真面目。但在股权质押方面,从2019年至今,亿利集团出质金威建设股权共计五次,其中2020年5月,亿利集团先后将金威建设947万元和7.97亿元股权数额出质予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鄂尔多斯分行。

  不仅于此,近来因“造林治沙”而被公众熟知的亿利集团的资金链情况,受到市场广泛关注。其中,亿利洁能和兄弟公司金威建设频现质押担保。

  2020半年报显示,亿利资源集团以金威建设25%股权向银行质押为亿利洁能1.3亿元借款提供质押担保,同时亿利资源集团以部分土地质押,并由亿利资源集团、金威建设提供保证担保,起始日从2020年6月18日至2021年6月17日。

  虽然说,地产是亿利集团颇为重要的一块产业版图,也是王文彪的心头肉,但其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金威建设仅2020年就已经有38宗被法院强制执行的记录,而历史被执行总金额更是高达3.14亿元。

  甚至于2019年2月,金威建设被乌兰察布市集宁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由于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案号为(2019)内0902执239号,需给付申请执行人6655545.86元。

  截至目前,据企查查获悉,金威建设共涉及裁判文书452则,其中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高达60则。

  就连金威建设董事长王嘉伟也因牵扯金威建设,存在“被限制高消费”,去年8月,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鄂尔多斯分行向法院申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号为(2019)内0627执2625号。

  转眼至今年,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鄂尔多斯分行向法院申请执行借款合同纠纷,王嘉伟又因关联而被“限高”,案号为(2020)内0627执646号。

  今年2月24日,61岁的王文彪被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首次列入“限制高消费”,案号(2020)浙01执111号,执行标的金额为6944.99万元;4月17日,王文彪因“ 未及时披露公司重大事件” 而遭到处罚;8月13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了三条对其强制执行的命令,执行标的金额分别为3.52亿元、1.82亿元和1.49亿元。

  讽刺的是,被频繁列为被执行人和被限高的王文彪家族,却以200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2020年胡润全球富豪榜》第958位。


用微信扫一扫,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热门楼盘